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湘西网站SEO优化推广公司复旦教授车祸逝世 援藏16年收集四千万颗种子

发表日期:2017-09-28 08:58文章编辑:采集侠浏览次数: 标签: 西藏大学西藏复旦大学    

  原标题:植物学家钟扬留给未来的四千万颗种子

  钟扬总感叹,“每个人都会逝世去,但我想为未来留下盼望。”这包含两件事:收集种子,为藏区造就人才。

▲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、著名植物学家钟扬,曾在西藏行路超10万公里,和团队收集上千种植物的四千万颗种子。网络图片

  9月25日上午,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、著名植物学家钟扬教授,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出差途中遭遇车祸,不幸逝世,长年53岁。

  此次行程安排得很满。当天,他打算在城川民族干部学院做讲座,之后回上海、28日去拉萨,往返机票都已买好。

  16年来,这位植物学家不断进入藏区,收集植物种子。雪山脚下,荆棘丛中,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,从阿里无人区到雅鲁藏布江边……他在西藏行路超过10万公里,和团队收集上千种植物的四千万颗种子。

  这些种子不仅能为我们供给水果、花卉、粮食作物,在医药研究方面也有重大作用。“一个基因可认为一个国家带来盼望,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”。钟扬常说。

  他也提到过,任何生命都有结束的一天,但自己毫不畏惧。因为学生会持续科学摸索之路,而采集的这些种子,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,生根发芽,“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理想”。

  “钟胖胖”

  钟扬常年带着一个超级重的双肩包。“要两个人才干比较轻松地拎起,而他一背上就去了野外。”学生赵佳媛说,包里有笔记本电脑,还有厚厚一大摞稿子,有时是学生的论文,有时是出版社拜托的翻译稿,有时是参加会议的发言草稿。

  事情太多,他平时衣袋里还装着很多小纸片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条条待办事项,每做掉一项就划掉。即便如此,找他开会和讨论学术问题的人络绎不绝,他也耐心肠一一处理好。

  每次出差回来,召集学生开会或制作标本,同学们都非常开心。因身材较胖,性格和气可亲,亦师亦友,大家在背后称其为“钟胖胖”。

▲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、著名植物学家钟扬。网络图片

  他常在饭桌上谈自己的故事,用十分风趣的口吻。西藏大学理学院副院长刘星、复旦大学教授丁滪都记得,每次吃饭,都会变成钟扬的单口相声,“他有太多故事了,让吃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。”

  朱彬称,老师博学且风趣,学术报告中枯燥的东西,经他一说,很容易就能吸收。

  听过钟扬讲座的复旦大学博士生小徐也表现,老师擅长讲课,“讲两个多小时,到结束时,你还会感到时间过得太快了。”

  就连测验也很“新奇”。赵佳媛回想,钟老师为大三学生开设《生物信息学》课,期末测验内容之一就是,为用来做教材的《简明生物信息学》挑刺——这本书他是第一作者。

  多名学生介绍,老师“不容许任何一个学生掉队”,会根据学生特点“定制”专属的成长打算。

  有位学生对科研工作并不十分热爱,但对国际事务与招待工作特别上心,钟扬看在眼里,每次遇有相干事务都交给他去做,经过几年造就,该生博士毕业后到了丹麦领馆工作。

  有位学生热爱课堂教导,钟扬便把国际学生课程的教授交给她负责,经过几年积淀,她成了钟扬国际教学的左膀右臂,毕业后如愿到复旦附中国际部任职。

  红树林与博士生

  上海浦东南汇东滩湿地附近,一块十亩大小的地步里,种着一片树苗。这是钟扬扶植的红树树苗,最早一批是9年前种下的。

  当时,中国自然散布的红树林所能达到的最高维度,在福建;人工栽种的红树林,纬度最高的在温州。在北纬30°40′-31°53′的上海栽种,着实是个难题。

  “既然没人尝试种过,怎么知道在上海种不活呢?”钟扬申报在上海种植红树林这一课题。

  其他植物学专家均持否定态度,认为这根本不可能。同事们也劝他放弃:“不能瞎搞,这个搞不活的。”

  钟扬承认项目难度很大,但仍保持一试。他在研究中懂得到,上海历史上曾有过红树林,二十几万年前的化石就是证据。他也坚信植物自身对环境有很强的适应性。比如,小麦最早起源于中东,但已在世界各地广泛种植;凤眼莲原产于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,上世纪引种到中国后很快广泛流传。

  最终,课题组经多次研究、实验,克服上海温度、盐度方面的限制,红树林不断适应周围环境,开端生长。

相关新闻